2018年4月2日 星期一

埃及發生了什麼事? ──搞清楚2011~13埃及革命的來龍去脈

毛翊宇

兩年前的一場革命,推翻了獨裁者

2010年12月15日,因為一個無業青年自焚抗議的突發事件,同樣位於北非的突尼西亞爆發革命,推翻一黨專政的獨裁者。誰也沒有料到事情會這樣發展,但整個北非,卻因此相繼捲入群眾運動浪潮,這就是著名的「阿拉伯之春」。為何各國的人民,會像一把被點燃的熊熊大火,前仆後繼地登上歷史舞台呢?因為北非各國其實有著相似的社會問題:大量的貧窮人口、大量的失業,尤其是青年失業最為嚴重,懸殊的貧富差距、城鄉差距,多數財富掌握在少數政商權貴手中;而且政府由執政黨一手獨攬,人民沒有言論和集會結社的自由,不能組織政黨,當然更不能投票選舉和過問國家政治。
發生在埃及的革命運動,最受人矚目。在突尼西亞人民的鼓舞之下,2011年1月25日,一群埃及青年號召人民走上街頭,發動大規模的示威抗議,要求執政長達30年、軍人出身的總統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下台。穆巴拉克面對群眾示威,策動軍隊和警察發起血腥鎮壓,但是每次衝突都激起人民更強的反抗。他沒有預料到,這次面對的,是群眾長年累積的怒火總爆發,人民已經有不惜流血也要對抗到底的決心。在這種情形下,血腥鎮壓除了增加革命烈士的人數,只會讓更多群眾憤而投入反抗者的陣營。終於,2011年2月11日,歷經18天的街頭混戰,穆巴拉克終於承認他無力控制全國局勢,於是由當時的埃及副總統出面宣佈:穆巴拉克辭職下台,國家政權轉交埃及軍方,由武裝部隊最高委員會( the Supreme Council of the Armed Forces,簡稱SCAF)暫時接管。此刻的埃及人民歡欣鼓舞,慶祝這場推翻穆巴拉克的「埃及革命」贏得勝利。

穆巴拉克被推翻後,人民選擇了穆西?

自穆巴拉克政權垮台至今,兩年半過去了,埃及現在的命運是如何呢?2013年6月30日,埃及人民發起了「二次革命」,共計1,700萬民眾走上街頭,創下示威遊行的最多人數記錄,要求埃及總統穆西(Mohammed Morsi)在7月2日以前下台,否則就不解散。穆西代表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在2012年6月的總統選舉中,打敗代表穆巴拉克政權殘餘勢力的參選者,贏得這場選舉,而6月30日正是他就職的日子,就在他就職一週年這天,埃及人民展現出比挑戰穆巴拉克還要強的意志,要推翻他的政府。一場革命趕走了獨裁者,一位靠著選舉得到權力的總統,卻馬上面臨另一場革命,這是為什麼呢?
穆巴拉克時期,埃及政府長期施行劫貧濟富的政策,將國有企業賣給本國和外國的私人投資者,基層勞工在一波波的失業、減薪浪潮下,生活越來越困苦。為了取得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簡稱IMF)的鉅額貸款和西方國家的金援,國家投注在醫療、教育、交通等公共項目的資源越來越少。此外,穆巴拉克家族的貪污腐敗也為人詬病。埃及人民面對這樣的政府,心中自然忿忿不平,為了維繫這個極端不平等的社會,政府以警察和司法系統,對人民進行嚴厲的政治打壓,這也是為什麼在推翻穆巴拉克的革命中,人民對象徵獨裁統治的警察懷著強烈仇恨。經濟權利的剝削、政治自由的匱乏,像壓在埃及人民頭上的兩座大山,令他們苦不堪言。難怪蜂擁至街頭的埃及民眾,除了吶喊「人民要政權倒台」這句口號,最有代表性的就是「麵包、自由和社會正義」了。群眾一旦覺醒,就不僅要爭取政治自由,還要改善自己的生活。
而2012年6月30日上台的穆西政權又如何?他是否滿足了埃及人民的渴望?在首波埃及革命之後,人民群眾變得自信,他們要求,每一個革命中的犧牲者都應平反;那些加害者,尤其是前政權的警察和司法人員,應受到最嚴厲的審判。但是2012年10月10日,開羅刑事法庭竟然宣判24名前政權的高級官員無罪,這個結果隨即使得民怨沸騰,而穆西為了安撫群眾,解除了檢察總長的職務,但是在許多法官和檢察機關人員集體抗議下,穆西最後竟然收回成命。對前政權負責壓迫人民的官僚,他的手高高舉起、輕輕落下。如果一場以專制官僚為敵人的革命,最後竟讓這些高級官員繼續作威作福,那當初又何必要付出流血的代價?
穆西藉由選票走上政權,在選舉所具有的民意正當性表面之下,真正讓埃及軍方不得不對穆西退讓三分的,是埃及革命的群眾力量,人民將民主過渡視為革命現階段的成果,任何倒退回穆巴拉克時代的跡象,都會刺激群眾暴動起來,這是埃及軍方不樂見的。有了穆巴拉克被推翻的前車之鑑,軍方沒有自信能控制局勢,寧可小心翼翼地退讓、保護自己的既得權力。穆西雖然執政,但軍方的存在卻始終令他覺得芒刺在背。
為了鞏固自己從軍方手中得來的政權,穆西採取了許多動作,2012年11月22日,他公開一道憲法聲明,宣佈由總統擬定的法令和政令,在埃及正式頒布新憲法和選出新的國會以前,直接有效,不受來自任何方面的否決。穆西限制了前政權殘餘勢力的力量,但是他並不打算把權力交還給人民,而是打算緊緊地抓在自己手上。此舉讓穆西政權付出可觀的代價,11月27日,約20萬民眾重回推翻穆巴拉克的解放廣場,喊出了要求穆西下台的口號。這是人民中反對穆西統治的情緒,首次以示威抗議的形式浮現,這是未來埃及「二次革命」的先聲。
為了回應群眾反抗勢力的再次抬頭,穆西在2012年年底,推動了新憲法草案的公投,此案在投票率僅3成的情形下通過了,該草案的內容規定,未來埃及的立法將以伊斯蘭律法為根源。穆西這樣做的目的,在於穩固民眾裡的伊斯蘭基本教義派,以宗教的名義,讓這些民眾在未來的政爭中成為保護穆西政權的先鋒。但是此舉也更加刺激埃及人民,許多人擔心,埃及可能就此走上更保守反動的神權政治,於是更積極地反對穆西政權。
2013年1月25日,這天是埃及革命2週年的紀念日,但是全國人民一點慶祝的心情也沒有,群眾湧入首都開羅和各大城市,「人民要政權倒台」的喊聲不絕於耳,基層勞工、窮人、婦女、穆斯林、基督徒,形形色色的群眾以埃及革命之名團結在一起。他們控訴穆西,以宗教之名行獨裁統治之實,治國無方,放任物價飆漲,沒有解決任何一個民生問題,只知道搶奪權力;甚至還為了向IMF貸款,從公共開支中削減了對麵包、瓦斯、汽油等大眾民生物資的補貼,讓底層人民的貧窮雪上加霜。這些政策和穆巴拉克如出一轍,穆西政權除了披上一層伊斯蘭信仰的外衣,在劫貧濟富這個本質上跟前政權毫無不同。面對衝著自己來的群眾浪潮,穆西選擇站在警察這一邊,在各大城市宣佈戒嚴,示威遊行被視為非法,穆西就是這樣回應埃及人民的心聲。
2012年6月的大選穆西之所以勝出,其實反映的是人民不願政權落入另一名候選人,穆巴拉克時期高級官員之手。但的確也有部分人民,一度企盼著穆西這個民選政府能夠為他們帶來更好的生活,將埃及革命貫徹到底。不到一年,穆西政權就露出它的真面目,吹散了人民的幻想。革命時期,群眾在大步前進,昨天眾所矚目的政治領袖,今天跟群眾相比可能就遠遠落後了,變化非常快速。至此,一場埃及的「二次革命」已經無法避免了。

埃及爆發二次革命,軍方將領借屍還魂

2013年6月30日,埃及人民展現出前所未有的能量,全國瀰漫戰鬥的自信和決心,民眾相信自己既然有力量推翻穆巴拉克,就有力量推翻穆西,在沒有贏得「麵包、自由和社會正義」前,埃及革命的火焰不會熄滅。充塞全國各大城市的1700萬民眾,怒吼著要求穆西立即下台,此刻是埃及國內局勢最緊繃的時刻,衝突一觸即發,在這浪頭下,沒有哪個統治集團敢站出來正面壓制群眾,情緒高昂的民眾如果被刺激,隨時可能引發全面起義。穆西已經不敢像2013年1月25日那樣,用宣佈戒嚴這樣的強硬手段對付群眾了,但是不願淪為階下囚的穆西,當然不會束手就擒,他軟中帶硬地公開聲明:他是經由民主程序上台的總統,其統治有人民授與的合法性。穆西認得選票,但是當投票的人走到街上,他便不認得了。
穆西的態度雖然不強硬,但對決心要拉下他的民眾來說,當然無法接受,全國各地陸續傳出示威民眾武裝攻擊政府建築,穆西的組織穆斯林兄弟會辦公室也遭到縱火,情勢眼看就要失去控制。2013年7月1日,埃及軍方踏出了大膽而且精明的一步,對外預告如果穆西沒有辦法在48小時內平息國內衝突,將發動軍事政變罷黜穆西,由軍方主導組織臨時政府,並承諾未來將推動重新進行國會和總統選舉,讓埃及回歸民主體制。頃刻之間,那些曾經在穆巴拉克時期鎮壓人民的軍方將領,好像成了人民的朋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埃及歷史上,軍方在國內政局中一直扮演舉足輕重的地位,這些高官將領們每個都是億萬富翁,有人評估埃及國內的產業有接近40%是軍方在掌控,而且埃及軍方每年接受美國13億美元的經濟援助,這個數字僅次於以色列,是中東地區接受最多美國援助的阿拉伯國家。他們在國內外擁有巨大的財富,也因此最不希望埃及或其他中東國家的現狀被改變,是最保守的力量。埃及軍方在此刻大膽介入的目的,無非是把自己為裝成人民的保護者,以打擊穆西政權的名義,將軍隊開上埃及街頭,維持秩序,預防脆弱的穆西政權被人民推翻。埃及革命一旦取得更大的戰果,其清算前政權殘餘和實現社會正義的矛頭,勢必指向埃及軍方,屆時將更難消滅革命。很遺憾,埃及軍方的策略暫時成功了。
在這關鍵的48小時內,穆西越來越孤立,面對軍事政變的威脅,穆西的政府瓦解了,內閣官員一個接一個辭職,這些高級官員害怕要是現在站錯邊,到時候會被視為穆西的死硬支持者,受到軍方的清算,於是紛紛離開,靜待這場鬥爭的最後結果。穆西失去了自己的力量,又同時面對著群眾示威和軍事政變,腹背受敵,已經完全喪失和任何一方談判的籌碼,現在就算向軍方投降,也與直接被逮捕無異,反而會打擊他自己在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群眾眼中的聲望,於是他也等著接受軍事政變,一切待來日再做打算。
而街頭和廣場上的民眾,在軍方精心策劃的政治動作下,馬上陷入了混亂,有些人甚至開始相信:軍方和埃及人民站在一起了!這些幻想,部分應歸咎於號召人民6月30日走上街頭推翻穆西的政治組織「反叛」(Tamarod),這個組織公認的領導人物,許多其實也屬於統治集團的一部分,只是站在反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的立場想推翻穆西,他們不反對軍方,甚至很清楚軍方是既得利益最忠實的保衛者,因此很歡迎軍方介入並驅逐穆西,並且藉著軍方的協助,踏入新的臨時政府分享權力。他們對軍方所預告的軍事政變表現出曖昧不明的態度,並沒有警告民眾軍事政變對埃及革命將造成的巨大危險。
2011年7月3日,48小時的時限已過,接下來發生的一切,就是不折不扣的軍事政變:大批的穆斯林兄弟會幹部遭到逮捕監禁,親穆西政權的電視台遭到關閉,工作人員也被帶回。那些在街上聲援穆西政府的民眾,則遭到了軍方開槍鎮壓,死亡人數超過50人。挾著反對穆西的民意,軍方讓埃及在一夜之間彷彿回到了穆巴拉克時代。原本激昂的群眾在混亂中退下了舞台,一場軍事政變就這樣中止了越演越烈的二次革命,化解了埃及統治集團的危機。
這場軍事政變雖然讓人民在迷惘中退卻了,但也避免埃及人民過早地和埃及軍方正面衝突,而軍方顯然對革命仍然感到懼怕,不斷透過國家電視台對外宣佈,埃及軍方無意主導政權,提倡全國各大政治派別坐下來協商,避免埃及發生更嚴重的動盪,並會盡快公布埃及重返民主體制的時間表,這是軍方缺乏自信的表現。隨後公布的時間表指出,埃及重返民主,至少要花6個月的時間,埃及人民會乖乖等待嗎?軍方會願意放下權力而不引發新的衝突嗎?這一切都是未知數,而且現在的情況更為複雜,因為人民已經受夠穆西這個靠著民主選舉上台的獨裁者,人民對民主體制還剩下多少期待呢?目前埃及正處在瞬息萬變的階段,這些都有待未來進一步觀察。

總結

過去短短的兩年半,埃及人民用自己的血汗,讓全世界被壓迫人民得到了寶貴的教訓。不論多麼強硬的專制政府,只要全國底層人民團結起來發動不妥協的抗爭,就能夠推翻它;這不是不可能的,埃及革命就是最好的典範。但是僅僅透過民主選舉更換統治集團,卻沒有辦法改善普羅大眾的生活,這種不觸動統治集團根本經濟利益的革命,只能算是「政治革命」。許多打著「自由民主」旗號的政治人物,嘴裡說支持革命,心裡想的卻是如何保護統治集團的經濟利益、如何繼續剝削人民。埃及人民現在努力的方向,是讓埃及革命成為一場「社會革命」,讓基層勞工和窮人組織起來,形成獨立的政黨公開爭奪政權,武裝起來並爭取士兵和基層軍官的支持,以此防備軍事政變的危險。最終目的是將政治和經濟權力交還勞動大眾,推動能根本改善底層人民生活的變革,只有這條道路才能實現人民對「麵包、自由和社會正義」的渴望。

2018年3月29日 星期四

神秘“中国共产党革命委员会”推出“中国和平民主转型方案”


编者按:今天,公民力量发起人楊建利博士的一位友人转交给他一个存有两份文件的U盘,一份文件是“中国共产党革命委员会”署名的“中国和平民主转型方案”,另外一份是以该委员会的名义给楊建利先生的委托信。公民力量对中国共产党革命委员会的真实情况无法判断,但我们认为,从不同的角度对中共领导人开历史倒车的议题进行议论、对中国民主化的目标、策略和途径的探讨都是非常有意义的,所以议报如托发表楊建利博士收到的这两份文件,以飨读者。同时,公民力量坚信,反独裁反专制推动中国民主化的事业没有党内党外的界限、没有国内海外的界限、没有组织团体之间的界限,因此,公民力量继续欢迎各界人士地联络串通,为中国的宪政民主而谋。
2018年3月7日



1.
中国和平民主转型方案
中国共产党革命委员会
2018年3月2日

导言: 人类的历史已经证明了,专制体制如果遇到贤能的领导人,也能使得国家一时富强。但由于专制体制无法解决权力的制度性和平交接,无法避免出现坏皇帝的问题,一时的富强最终仍不免国家走向衰败和混乱。今天中国共产党修改宪法,打破任期制,再一次印证了这个历史规律。但是今天的中国已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也是全球第三大核国家,世界和中国都已经无法承受中国陷入失序状态。为此,在这一历史紧要关头,我们这些期待中国逐步走向民主富强的中共党员和干部以中国共产党革命委员会----简称中共(革)----的名义反对中共当权派开历史倒车,并积极联结中共党内外有识之士和进步政治力量推动中国的和平民主转型。我们提出中国和平转型方案,希望中国能够在自由、民主、均富和人权的基础上,实现真正的长治久安,繁荣发展和国家统一。
转型方案目标:在保持政治社会稳定和经济继续发展的前提下,实现中国政治民主化转型。避免出现俄罗斯和阿拉伯之春的悲剧和灾难。
转型路径:以渐进的方式逐步推动中国政治转型。
转型措施:
一、在走向独裁极权的当政集团出现政治危机时,或者通过协商或者通过迅速的选举成立和解联合政府,维持中国政治、社会、经济稳定和发展,并在此基础上保障民生、继续改善民生。此期限为五年。
如果通过一定范围的信任投票(将颁布投票办法),各政党将依据得票率(起始门槛为得票率10%),共同组成联合政府。 得票最高的政党将出任联合政府总统,任命总理并授权总理组阁。人民代表大会暂行代理国会职责。人民代表大会现职代表代理议员职责。政协仍然发挥参政议政作用。
在这一期限内,联合政府除继续推动中国经济健康发展外,主要处理如下事宜:
1、制订民主的新宪法。
(1)实行半总统制。总统由普选产生,任期两届,每届五年。总统任命总理。总理对国会负责。
(2)保障人权和言论、游行、办报、组党等自由的权利。严禁各种形式的暴力行为。
(3)军队国家化。
(4)维持多民族国家的统一。
(5)制订新国旗、新国歌。
2、制订政党法。开放党禁。禁止任何政党接受外国资助、禁止成立以宗教和民族为基础的政党。
3、制订选举法。严禁贿选、严禁人身攻击和不实抹黑选举行为。
4、制订新闻法,实行新闻自由。禁止煽动宗教和种族仇恨的言论。
5、制订少数民族法,在民主的前提下维持国家统一。
6、制订军队法。落实宪法军队国家化的规定、保障现役及退伍军人的各项权益。
7、两岸进行和平谈判,签订和平条约,终结战争状态,探讨未来两岸统一的模式。
8、释放一切政治犯,并进行合理的国家补偿。对过去死难的民主人士恢复名誉。
9、平反“六四”,成立历史真相和和解调查委员会,对1949年以来的历史在寻求真相的基础上实现和解,不进行历史报复。
10、取消对海外中国人因政治原因和立场而实行的回国禁令。
11、进行广泛的公民教育,为五年后的全国选举做准备。
我们认为,在专制社会下,无论是个人还是社会均没有选择的自由和权利,其对专制体制的各种参与或支持行为均属被迫。因此,只要赞同或者不反对中国民主化的个人、政党、组织或者法人,均实现赦免,不溯即往,同时保护现有财产,享有正常的公民或政党政治权利。中国公民在改革开放过程中获得的一切权益均得到有效保护。外资享有的一切权益不变。遵守中国签署的一切国际条约和承诺的国际间义务,包括债务和对外援助。
二、民主实行阶段。
全国举行统一的选举。
(1)总统选举。每五年举行一次。
(2)国会上下院选举。每五年举行一次,和总统大选同时举行。上院为每省10人。下院按人口每260万人产生一名代表,总计500名。任期均为五年。
(3)省和直辖市的省长、市长以及省市议员的选举在总统和国会选举两届之后再举行。选举时间在总统和国会选举两年之后。在选举之前,由中央政府任命。
(4)省和直辖市选举实行两届之后,再进行地级市、县级市和乡镇的选举。时间和省直辖市选举时间相同。在选举之前,由省级政府任命。
三、少数民族问题
中国历史上就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各民族长期以来和睦相处。为确保民主转型顺利,有更好的解决条件,专制时代制造和留下的民族问题将在全国民主转型结束之后,即地级市、县级市和乡镇的选举举行之后,通过全民对话形成共识加以解决。此前任何一方的单方面举措均无效。对于一定要独立的各少数民族,将以苏格兰模式进行公投,即由所有生活在当地的居民进行投票。公投为一次性,结果为最终结果。
四、国际关系
在主权国家时代,不管意识形态和价值观是否有异同,维护国家利益均是各国政府最高职责。中国在民主化转型期,欢迎和感谢各国的支持和帮助,但坚决不接受任何损害中国国家利益的外国干涉。民主中国将秉持平等、独立、自主、互利的原则,在遵守国际条约和规则的前提下,积极维护国家利益,参与国际治理和合作。


  1. 委托信
公民力量主席杨建利先生:
    首先,对您长期致力于中国的和平民主转型表示崇高敬意。
    近一年来,尤其是最近一个月,中国共产党的当权者高速开动历史倒车,公然违背历史潮流,恢复被全党和全国人民否定的“文革”政治,陷我国民主强国的道路于四十年未有之危境。我们这些中共的党员和干部必须与当权派分割,“舍得一身剐,敢怕皇帝拉下马”,中国应有的政治体制是民主共和而不是帝制。我们以中共(革)的名义推出如下“中国和平转型方案”,由于政治高压的原因,此文件在推出前我们无法与党外的各种政治力量和意见领袖进行充分商讨,但是,我们请求公民力量的平台首先发表这个文件,向党外的民主力量发出共商国事共赴国难的善意和诚意,期待大家充分讨论我们这个可能很不成熟的方案,完善之,并据此形成和平民主转型的运动。
由于目前我们所处的危险环境, 这一阶段中共(革)不寻求与公民力量以及其他民运团体的组织联系,而是希望大家在政治舆论上相互呼应。 不可置疑,针对和平民主转型的策略和目标,我们之间一定有分歧,但是,我们相信,大家的大方向是一致的,在这政治变局的重要时刻,如果没有高度的政治智慧、宽容和果敢的政治选择,中国将再次失去历史机会。

此致
敬礼!
中国共产党革命委员会
2018年3月4日  北京



2018年3月24日 星期六

章小舟:在黑暗岁月中闪耀的良知

中国大陆,自毛共夺权以来,大陆民众便被强加了种种暴政虐政和灭顶之灾,“镇压反革命”、“土改”、“三反五反”、“公社化”、“大跃进”、“四清”、“反右”、“文革”,以及“六四”屠城,镇压信仰团体,强拆,各种隐性经济侵害和劫掠,刑讯逼供,镇压结社组党,打压言论自由、集会游行,纵容环境污染,无止境的贪腐……在中共犯罪团伙暴政恶政治下,不知有多少大陆民众财富被掠、自由被灭、人权遭摧、心灵受戕、健康受损、性命被夺……可谓是罪恶滔滔罄竹难书!较之纳粹政权有过之而无不及!如今中共犯罪团伙在其头目领率之下的种种倒行逆施,仍在与纳粹政权狂竞高下,如疯狂集权、愚民宣传、奴化教育、军警治国、言禁报禁、打压律师、囚禁异议……仅以中共迫害诺贝尔奖获得者刘晓波先生的种种行径而言,便与纳粹政权迫害诺贝尔奖获得者奥斯茨基的种种行径何其相似!
由于中共犯罪团伙的军警城管等鹰犬爪牙作恶甚巨,虐民极深,因此,很多大陆民众凡语及此类群体,必愤怒声讨、严词斥责,使得此类群体在大陆民众心目之中的形象每况愈下,愈发黑恶……
然而,人类历史证明了,无论在何等黑暗的环境之中,良知和正义都不会完全失去光彩,都会有存在之地。即便中共军警等鹰犬群体之中,亦有德高志远者,良知尚存者,良心发现者,正义未泯者。正是在愈发黑恶的专制群体形象的映衬之下,他们的事迹才愈发光耀。他们因种种原因,主动或被动地进入中共犯罪团伙的虎狼之穴。当他们感觉时机成熟则奋起一搏,或者,当他们亲眼目睹、亲身经历甚至亲手而为了愈来愈多的体制性犯罪之后,潜存心底的正义良知渐被激发,不断苏醒,最终决然反抗中共犯罪团伙,并付出了巨大代价,甚至在付出巨大代价之后尚不为世人所知,孤身一人承受来自专制体制的种种摧折!他们对于推动大陆民主转型具有重要意义,值得所有的渴求自由民主的人们了解、关注、支持和相助。
近日,多家独立媒体报道了原陕西国安人员范宝琳先生追求民主遭重判、服刑17年后获释的事件。据报道,生于1964年的范宝琳先生,系陕西省西安市人,毕业于西北政法学院,为原陕西省铜川市国家安全局侦查科工作人员。因同情中国民主运动,向往中国实现民主、自由与法治,范宝琳先生在1999年5月31日与当时“民联阵”洛杉矶分部负责人伍凡先生取得联系,用传真方式向其提供“中共当局决定拒绝、阻止海外流亡人员回国”等内部文件。【注2】
孰料不幸事泄,范宝琳先生于1999年6月4日被逮捕入狱,一审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处无期徒刑,后在狱中减刑为18年,之后又两次减刑。范宝琳先生在狱中服刑长达17年5个月。其案件详情外界曾长期不得而知,后因民主异议人士赵常青曾在2003年8月被判刑5年、并被转入陕西省第二监狱服刑,才获悉其消息,而后方被外界所知晓。【注3】据悉,范宝琳先生在被捕前未婚,狱中一直依靠已退休的二姐探望;长期的监狱生活已使范宝琳先生的身体和精神遭受巨大损害,头发已经谢顶,牙齿脱落,身体极度消瘦。【注4】范宝琳先生虽久处虎狼之穴,但志向高洁,不被邪恶裹挟,令人感佩!范宝琳先生虽无施陶芬贝格之激烈,但其因支持大陆民主化、反抗专制体制而付出了半生青春和巨大牺牲,其义举与施陶芬贝格的刺杀行为具有相似的意义,堪称中国的施陶芬贝格!
著有《如何推翻中共》一书的高光俊先生,毕业于重庆的西南政法学院。由于高光俊先生在童年、少年时代亲眼目睹了毛共残害民众的大量事实,因此在读大学之前便对中共政权本质有了一定认知,初具觉醒的意识。在读大学期间,高光俊先生便立志推翻中共。大学毕业之后,高光俊先生被分配到刚成立的中央人民公安学院,专事研究“刑事特情”专业,并参加“全国公安统编教材委员会”,负责编写《刑事特情》一书,该书1985年出版,后再版,长期被大陆公安部门使用。高光俊先生借研究刑事侦查和刑事特情专业之机,特别注意研究中共破获反共地下组织的规律和方法,以便从中汲取经验教训。八九民运期间,高光俊先生幕后策划北京警察上街游行,支援学运。1991年,高光俊先生因组织地下反对党而暴露身分,被捕。同年10月26日,高光俊先生奇迹般地成功逃脱,开始了具有传奇色彩的逃亡经历。因高光俊先生对中共公安系统了解颇深,最后成功逃亡美国。其母校西南政法学院的老校长闻讯之后赞其专业学得好。高光俊先生在美获得政治避难,考取美国律师资格,在业余经常从事推动大陆民主化的活动并著书立作。【注5】
李凤智先生,曾在中国国家安全部工作。据法新社报道,李凤智先生在华盛顿一个新闻发布会上称,他本人曾在中国国安部工作过几年,当他发现他的工作范围包括盯梢那些异见人士、宗教团体和弱势群体时,感到“非常愤怒”。李凤智先生说:“中国政府不仅用谎言和暴力对付那些要求基本人权的人,而且竭尽所能地在国际社会面前藏匿真相。”李凤智先生表示,他脱离国安部是为了抗议中国政府对政治异议人士和非中共控制的宗教团体进行迫害;2004年在美国弃暗投明、宣布退出中共后,中国国安局将他列为国家公敌。【注6】
郝凤军先生,系天津人,原天津市公安局一级警司。郝凤军先生于1994年大学毕业后进入了天津市公安局。1994年底,郝凤军先生从天津市警察训练基地毕业,分配到天津市公安局和平分局防暴队工作了两年,期间因亲眼目睹了中共当局及其鹰犬爪牙对信仰团体的残酷迫害、中共喉舌的虚伪造假而备受良心煎熬。2005年,郝凤军为摆脱黑暗政治环境、揭露中共犯罪内幕,毅然去国离乡,抵达澳大利亚。郝凤军先生在墨尔本面见媒体,表示声援陈用林,并以第一手资料曝光中共严酷迫害信仰团体的黑幕,对中共海外特务组织的诸多黑幕和伎俩进行了揭露。【注7】
在澳洲创立“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的孙立勇先生,也是中共前警察。据报道,孙立勇先生曾是北京的一名警察,曾参加89民运、创办和散发地下刊物《民主中国》、《钟声》,后因同道先于其被捕而甘为同囚,慨然“自首”,被逮捕入狱,判刑七年,受尽酷刑折磨。1998年,孙立勇先生出狱后,仍遭当局严密监控,谋生之路被断绝。2004年,他旅游澳大利亚,申请政治庇护获准。2005年3月,孙立勇创建“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设立“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长基金”,开展对中国的政治犯、良心犯及其子女的人道救助。每天除了进行工地的工作,所有的业余时间多半用于对中国政治犯的人道救助事业。【注8】
张世军先生,曾是中共军人,于1986年入伍,是济南军区某快速反应部队的下士。1989年,六四民运展开,他于4月20日随部队进京戒严。同年6月3日,他目睹军队镇压学生。此后,他向军方申请退役,部队以“资产阶级自由化”和“拒不执行戒严任务”的罪名令张世军退伍。1992年3月,有志于推动大陆民主转型并为之付出了切实努力的张世军先生于山东滕州被捕,并被判“反党反社会主义罪”监禁三年。六四事件后,张世军一直致函中共当局,谴责屠城,要求为六四事件平反,但一直未得回应。2009年,六四事件二十周年,张世军先生在3月6日于互联网中发表了具署真名并附上地址、身份证编号的致胡锦涛的《一个戒严战士公开信》,是首位公开忏悔的六四前军人。在公开信中,张世军先生要求胡锦涛为六四事件平反,并提出了反独裁、争取民主、提倡言论自由等要求。文章发布后,张世军先生的通讯网络被切断,无法对外联络。2011年,张世军先生向《苹果日报》记者表示了对埃及军方没有镇压群众的赞赏,并谓当年六四事件中打压学生的军人应感到惭愧,指出现时解放军已沦为政府的统治工具。多年来,张世军一直到北京市郊的万安公墓,祭拜六四遇难者,并且曾找到受害者家属表示忏悔。2012年的 “六四”前夕,他还穿上当年的军装到天安门广场默哀,当时引起外界高度关注。【注9】
前39军1164高炮团中尉李晓明先生,曾在香港NOW电视台的镜头前披露了当年亲身经历,过程中几度落泪,称这是他毕生的耻辱。李晓明披露,当时39军从北京城东向天安门广场开进,途中被民众以肉体阻拦,要求他们不要向学生和老百姓开枪。6月3日晚,他们被告知有“暴徒”打死军人,听到消息之后他们每个人都义愤填胸,此时,上级将子弹发给了他们,并且命令他们不惜一切要开进天安门广场清场。李晓明先生说,当时都获发放一个书包的子弹,大概有好几百发;直至7月,他们才返回沈阳驻地。六四之后,李晓明退役,他选择了离开中国,为的是向世人揭示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注10】
原38军军长徐勤先先生,因在六四期间抗拒屠城之命而被囚5年。时任38军军长的徐勤先先生,因反对军队开枪镇压而拒绝领军入城,因抗命被撤去军长职务,后被开除党籍及判监五年,出狱后被中共逐出北京。徐勤先先生曾在六四事件22周年之际,公开露面表示不后悔当年的抗命行为,谈到这件事时表示已作了杀头的准备,并说:“宁肯杀头也不能做历史的罪人!”【注11】
据《纽约时报》报导,现在身为一名艺术家的陈光先生,在1989年17岁的时候,亦是一名中共军人,他所在的第65集团军接到前往天安门广场将抗议学生清除出场的命令。据陈光先生回忆,当时中共军队伪装成普通市民,偷偷进入北京;陈光先生当时负责偷运武器,是第一批瞒过抗议者的封锁、携带着数千件武器进入人民大会堂的士兵之一;整个人民大会堂密布士兵。【注12】
早在2003年,台湾《联合报》等媒体曾有报道,大陆某赴台旅行团中的四名团员,称曾担任的职务分别是法院庭长、法院外事官、公安局分局长、警察,但均因遭到迫害而被停职,故此来台申请政治避难。所憾为台湾当局所拒。【注13】
人道中国创办者、曾为八九学运领袖之一的周锋锁先生,在其推特中简介了范宝琳先生的事迹并指出,(像范宝琳先生)这样的政治犯非常多。笔者所知有限,不免挂一漏万。【注14】也许,他们未曾如施陶芬贝格等人那样迸发冲天一怒、作出刺杀权势头目的惊人之举,也许,他们未曾有过诉诸勇武的高调、壮烈,但是,他们对于推动大陆民主转型皆有重要贡献,他们在精神价值、责任担当、正义追求、良知操守、牺牲勇气、民主理念、自由精神、爱国情怀、激励效应、启蒙意义等方面的所臻高度和成效与施陶芬贝格相近、相似、相当,他们都是伏身虎狼之穴的正义天使,反戈击恶讨虐的热血奇侠,照亮暴政黑暗的熊熊火炬,划破专制阴霾中的璀璨之光,他们都是中国的施陶芬贝格。他们弃暗投明、不畏牺牲的勇毅之举,必将激励更多的同僚和大陆民众投身争取民主自由的正义事业。中国的施陶芬贝格必定愈来愈多,相继而起。必有一日,中国的施陶芬贝格们的事迹会在神州大地传为美谈,他们的英名会永铭后世,他们的精神会成为未来民主中国的宝贵财富。

注释:
2 参见维权网《中国大陆已判在押政治犯、良心犯月度报告(2016年2月29日)第四期(共170人)》之“范宝琳”条目,网址http://wqw2010.blogspot.jp/2016/02/2016229170.html
3 参见自由亚洲电台网站《原陕西国安人员范宝琳追求民主遭重判 服刑17年后获释》,网址
http://www.rfa.org/mandarin/Xinwen/4-11032016114410.html
4 参见中国禁闻网《陕西曾被判无期徒刑的政治犯范宝琳于11月2日获释》,网址
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weiquan/20161103/608820.html
5 参见六四档案《高光俊: 天涯有家归不得》,网址http://www.64memo.com/b5/8476.htm
6 参见BBC中文网《叛逃中国“间谍”促美国对华施压》,网址
http://news.bbc.co.uk/chinese/simp/hi/newsid_7950000/newsid_7954100/7954192.stm
7 参见中共喉舌亮剑网:郝凤军,网址
http://www.toppk.net/art/2007/11/28/art_7323_186727.html
8 参见自由亚洲电台网站《孙立勇:救助中国的政治犯就是推动中国民主进步》,网址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ck-09182014104033.html
9 参见维基百科之“张世军”条目,网址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C%B5%E4%B8%96%E8%BB%8D
10 参见中国禁闻网《39军中尉曝六四血腥镇压内幕 忏悔流泪》,网址
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cbnews/djynews/20140529/260770.html
11 参见维基百科之“徐勤先”条目,网址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E%90%E5%8B%A4%E5%85%88
12 参见中国禁闻网《六四军人披露军队如何偷运武器进京》,网址
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cbnews/djynews/20140604/262760.html
13 参见BBC中文网《台湾拒绝四中国人寻求庇护》,网址
http://news.bbc.co.uk/chinese/simp/hi/newsid_3330000/newsid_3333200/3333237.stm
14 参见周锋锁先生的推特,网址https://twitter.com/ZhouFengSuo
——转自民主中国

2018年3月21日 星期三

拉迪斯.羅素 暴民創造自由民主

書名:《暴民創造自由民主》
作者:拉迪斯.羅素(Thaddeus Russell)
出版社:大塊文化
出版年:2016年3月

價格︰$399/小小會員9折
沙貓貓說:每隔一段時間,選書小組會邀請出版社的朋友,來跟我們介紹他們的出版品。《暴民創造民主自由》是由大塊文化的企劃建維來為我們分享噢。喜歡這本書的朋友,也可以留言或者email你們的迴響給我們交流噢!

大塊企劃建維:這本書有趣的是,它可以呈現美國史不同的面向。我們大致上可以先瞭解一下「美國」這個概念:就想像一個航海的過程,船往前一直開,看到陸地了,大家就衝了,這邊是世外桃源,所有的人都上去了,一開始就有知識分子,就講說:「大家先不要動,要吃樹上的果子呢什麼的要照禮儀來」,那麼,當時在歐陸沒辦法實現的,現在有一個新天地了。


第一艘船進來這全新的天地,第二、第三艘船也進來了,當時在歐陸可能是貴族的,在這裏有新的機會可以建立理想國;但對於在歐陸混不下去的,比如說書裡講到的愛爾蘭人、暴徒、暴民,這裏所謂的暴徒暴民,可能是比較下層階級的,他們也要建立他自己的理想國,當這兩個理想國開始靠近、衝突的過程裡頭,這本書就誕生了。


作者提供另外一個概念:從過去我們比較忽視的美國下層階級出發,來想,到底這些人在美國史、或者美國這個概念的完備過程裡,他們到底佔了什麼樣的角色?裡面有談酒徒、舞女、妓女,同性戀的議題。這個老師之前在大學就是教美國史,他的同儕只知道他在教美國史,也不知道他在教什麼,等到知道他在教什麼的時候就把他fire了——因為他教的是不一樣的美國史。


書裡面有很多事例,講述比較左派一點的思考。但我這邊,也引另外一個右派的思考平衡一下,Robert A. Dahl的一個著作,台灣是聯經出版的《論民主》。這本書是他在八十五歲的時候寫的,Dahl終身都在講民主概念。想像一下,第一次擁有投票權的人,他們開始擁有投票權要選出自己的民意代表、進入國會,成為為民喉舌的一個機會,但是這個的過程,你有沒有想過,這些人第一次拿到選票的時候,他要怎麼選,選舉機制是什麼?是不是需要教育?比如我們上次選舉,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政黨票要怎麼投,政黨票是那天才發明出來的嗎?沒有耶,但是所有人都搞不清楚政黨票要怎麼投,要怎麼策略性的投票,讓自己的意見得到最好的表達,人民要怎麼參與到民主的過程裡頭,這其實是非常弔詭的事情。


在這本書裡頭,透過暴民去跟當局、當時政權對抗的過程,這兩個理想國開始靠近的過程裡,開始產生模糊。暴民本來沒有投票權,慢慢的,上層階層開始釋出權力,透過很長時間,暴民開始擁有投票權。Dahl的說法是,他舉出世界上幾個著名的民主政體,非洲也好美國也好,來做比較。以他這樣右派的概念來說,民主就不能一蹴可及,一下子「下放」給所有人一人一票,而是需要給一部分的民主,才開始慢慢的「往下」放。就跟鄧小平講的:一部分的人富有之後,才慢慢的往下放,慢慢的緩步的進步。為什麼Dahl這樣講,民主這件事情需要教育,就像我們講的,政黨票這件事情,需要教怎麼投,策略需要教,花時間去教。


上面的人,貴族也好,既得利益者也好,他們先拿到選舉的權力、甜頭,就開始建構自己的選舉制度,雖然剛開始像財產權、婦女投票權,很慢才擁有,但對於社會的穩定來說,Dahl認為美國這樣的方式,就是這樣緩步的、有階級意識的開始慢慢的推行。


當然這不是說一個完美的民主制度應該就是要這樣做,而是看了過去的歷史事實之後,這樣歸納出來,Dahl這想想:先建立制度,經過教育,經過時間的沈澱之後,他們知道手中的這張票要怎麼投,不會被買票,知道怎麼去投下對我最有利的政黨票,這樣的過程。Dahl他表示他這是一個右派的概念,在他的想法裡面,是用制度的方式解決。


另外一個要對比的是非洲。非洲許多的國家民主的過程非常迅速,一獨立馬上所有人都可以投票,很多人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拼不出來,就有一張票。但是你到底要投給誰,就可能會被人威迫利誘,反而會造成政局的不穩定。Dal認為以美國過去的模式來說,以後見之明來說,是比較理想的民主國。


但暴民這本書就不是這樣,在談及一個國家建立起來的概念時,將會去重組過去我們所認知的一切。這位老師說他會被學校Fire可能是有點過了,但是有趣的是,這本書提到過去我們熟悉的右派美國夢,作者給了我們另外一個角度去思考。


墨遇石:請問大塊為什麼要出這本書?


建維:之前反服貿期間,我們出了卡繆的《反抗者》,延續這個概念,《反抗者》也在思討這個問題,當時法國在面對希特勒政權的控制與影響時,卡繆如何去解釋這個狀況。延續到這本書的思考是,過去的上層階級所創建的美國夢,跟下層階級的美國夢,兩個相對抗衡的時候,這個作者認為,透過這些暴民跟上面抗衡的過程裡,開始完備了整個美國的自由民主的體系。


他是用一個左派的、從底層階級出發的角度,所以裡頭我們會看到,目前看起來跟我們認知不太相像的:比方說傑佛遜,富蘭克林這種「道貌岸然」的角色,要把所有的酒徒啊、沒有知識的人全都趕走,富蘭克林他們要建立他們自己的理想國,但我們同時也看到了,底層的民眾也有自己的理想國,兩個理想國在同一個土地發生的時候,必然會產生摩擦,這個摩擦過程就是這本書籍的過程。


以這本書的架構來說是嚴肅的,它多多少少是有一點學術意味的書籍,引用的資料比較豐富,但他講述的東西其實都給我們有相當的衝擊,是這本書有趣的地方。

暴民創造自由民主

◎ 當權者莫不以掌控人民自由為要務,自由從來都是被誣為暴民者所開創。 
◎ 顛覆過往偉人觀點從上而下奠立歷史的說法,顛倒權勢者刻意隱埋的歷史真相,重新爬梳各種被寫歷史的人視為低俗而不肯正視的事實。 
◎ 揭露被粉飾的歷史真相,公民的權利永遠都是向掌權者爭取而來的,本書的各種故事給當下台灣非常值得借鑑的經驗。 

沒有暴民—— 
就不會有週末假日, 
女人沒有財產權, 
休閒娛樂是犯禁, 
性被真愛純潔囚禁, 
打人的警察找不到, 

沒有天上掉下來的自由這種美事, 
我們享有的自由都是底層人民爭取來的。 
美國是現代世界的第一個民主共和國,總也讓人以為現在的自由民主社會在獨立建國之初就奠定了,而官方說法也總想支持這種美好的說詞。很可惜,不是這樣。本書作者拉迪斯・羅素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在他看來,國家的建立者們,嚴厲而自我要求甚高,也對民眾要求很高,若依照他們的規矩來生活,整個國家應該會近似於一所大型修道院。我們目前所見到的各種自由與民主的開放,是經過兩百多年來一波波各式抗爭運動,透過被這些建國先驅們看不起的「賤民」、「暴民」們衝闖,解放了種族、性別、族裔、生活型態等等的歧視限制,才好不容易得來的。 
本書講述了被視為「不良」、「墮落」、「傷風敗俗」者的故事,他們闖蕩江湖爭取權利,由此展開了全新的視野,帶我們重新看待自由開放的活力社會,是怎樣透過不斷由下往上衝撞而達成。因為掌權者,不管是不是民選出來的,為了鞏固權力,必定創造出種種看似合理的說詞,來訴求安定。但作者告訴我們那可不是真實的狀況,只是權力者用來眩惑人民的藉口。社會要往前進,不至於因為不流動而趨於落後,需要「暴民」的衝撞來改變眾人的眼光與思維,才得以看到被我們安於現狀的眼界所忽略之處。唯有改變僵化的思維和守舊的法規,用更寬容的態度對應更多原本被限制的自由,才有可能創造更寬容而包納多元的自由民主活力社會。「暴民」所帶來的禮物,我們至今都在享受其好處。 

讀過本書,看待世界的眼光就不再老樣。

施维泽尔出版新著揭示中国如何收买美国政治人物

零八宪章: 施维泽尔出版新著揭示中国如何收买美国政治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