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3日 星期日

“公私合营”彻底消解了经济发展的动力 作者: 信力建(共匪的本质就是瘟神+瘟疫。)

既要看得透,还要看得远.: “公私合营”彻底消解了经济发展的动力 作者: 信力建(共匪的本质就是瘟神+瘟疫。): 所谓“公私合营”是指新中国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对民族工商业进行的彻底改造。当时政府对民族工商业实行社会主义改造所采取的国家资本主义的高级形式。大体上经过个别企业的公私合营和全行业公私合营两个阶段。个别企业的公私合营,是在私营企业中增加公股,国家派驻干部(公方代表)负责企业...

2016年1月1日 星期五

王睿: 邪恶的本质与恐惧的传承(视频)


【透视中国】王睿: 邪恶的本质与恐惧的

Read more at: http://soundofhope.org/node/667179
http://soundofhope.org/node/667179
王睿: 邪恶的本质与恐惧的传承(视频)

Read more at: http://soundofhope.org/node/667179
王睿: 邪恶的本质与恐惧的传承(视频)

Read more at: http://soundofhope.org/node/667179
北京时间: 2015-11-02 00:36:11
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the audio element.
下载连接: 16K

下载连接: 128K 15分49秒
【导 读】 五名大陆“异议青年”(王睿、陆宁、石坚、苏黔龙、杨卢旖旎),由于在大陆各地宣传民主理念、人权价值和历史真相曾遭中共当局关押、拘留和监控。五人分别 以旅行团、自由行等方式先后抵台,并逾期未归。由于留台无望,2015年9月12日欲驾船前往关岛向美国政府寻求政治庇护,因风浪太大船只搁浅于台湾外 海,在主动向台湾海巡署寻求协助后,被移送桃园地检署侦办。2015年9月25日上午杨卢旖旎已被遣送回大陆。事件发后,辛灏年先生及“光复民国(大陆) 工作委员会”等多方人士四处奔走,积极组织营救,目前王睿等四人仍被留置于收容所,或将面临被遣返的命运。

2015年9月6日王睿参加了由“光复民国(大陆)工作委员会”和《黄花岗杂志》在台湾师范大学举办的“纪念国军抗战•光复民国大陆”研讨会,以下是他在会上的发言。


王睿在“纪念国军抗战•光复民国大陆”研讨会上发言(视频)

王 睿:蒙各位前辈的厚爱,我可以坐到这个讲台上和大家说几句,非常激动,谢谢。我是学习心理学的,但只学了一半没有拿那个学位,然后就跑出来了,跑到这儿来 了。我在大陆一直在全国的各省各地跑,做过各种阶层的工作,所以我对中国大陆社会各个阶层的人,各个的型态都有很深入的体会。今天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对大陆 现状以及民心,以及很多人都在讨论的在大陆光复民国的可能性,发表一下我个人的看法。

什么是真正的邪恶

我今天演讲的题目 是《邪恶的本质和恐惧的传承》。 我想说的第一点就是共产党是一个邪恶的政体,这一点大家都不会否认。 现在我们要讨论一下什么是真正的邪恶?其实,共匪四九年建政以来到今天已经六十六年了,从前三十年的各种运动,到后三十年的所谓“改革开放”,他一天都没 有停止过对中国人民的迫害,对中国最普通的人民的迫害。其实这种迫害,是史无前例的,并且是令人发指的。

前三十年毛泽东时代,他以一个崇 高的所谓的假理想,搞了各种运动,整人、害人,这可以说是赤裸裸的一种迫害,赤裸裸地屠杀。今天好像在海外,特别在台湾地区都不怎么提起里,它被认为是过 去式了,被认为它已经过去了。其实我想说是它其实根本没有过去。虽然说屠杀的行为、迫害行为似乎已经过去了,但是那种恐惧,那种对中国人基本的灵魂、信仰 的摧毁,作为一个人良知的摧毁,所造成的后果,一直延续到今天。

后三十年的所谓“改革开放时期”,这个“改革开放时期”是共匪为了挽救它 的政权而做的,因为他前面的残暴统治已经到了人民几乎忍无可忍的地步,其实就要快起义了,他才不得不搞一个所谓的“改革开放”,学满清想做“专制改良”, 但是大家都知道“专制改良”,是不可能成功的,你有专制,就没有改良。而它的这种改良要塑造中国人一个什么样的性格呢?就是一切向钱看,有钱就好,我们日 子过好了,我们今天能吃饱饭了,那就不要说其它的了。作为一个人的基本人权,吃饱饭不是应该的吗?“免于饥饿的权利”这是人人都应该享有的基本人权。可是 前三十年让人民没饭吃是你共匪造成的。结果后三十年,他说你看看来是因为我,我的慈悲、宽容,让你今天有饭吃了,我简直太伟大啊!这样的无耻集团,当然他 做的都是邪恶的事啦。

我还要说什么是真正的邪恶?八九“六四”和各种运动量,还有访民各种上访,还有大家都知道,包括现在中共很多官员他 普遍喜欢干那件事,就是强奸幼女,然后说成“嫖宿幼女罪”,现在又出个新闻,要把“嫖宿幼女罪”去掉,好像他就很伟大,没有这个罪名了,他就不强奸幼女 啦? 这个事情现在是很普遍的,而且很多。很多那些小孩的家长去告状、去上访,然后他们自己就被关进黑监狱,就被打退,甚至被打死,这种事情在大陆直到今天不断 在发生。 当然我讲说这还不是真正的邪恶,我们说的它只是恶行。这一件件、一桩桩只是“恶行”,在八九屠杀和中国六十年来各种的运动、各种整人害人,今天的强拆、强 制堕胎、强奸幼女,各种行为它只是“恶行”,它不是真正的邪恶啊。 那么什么才是真正的邪恶呢? 就是这些实施迫害的人,做了做了那些罄竹难书的罪行的人和群体,他们的问心无愧。他们做了这些事情以后,还可以心安理得地睡觉,非常安详地睡,他第二天起 来,还可以精神饱满的去上班,继续迫害别人,这才叫邪恶,这是真正的邪恶。 而这种邪恶被忽略了,被全球经济化、被所谓利益最大化的这个假象所迫害。

我 是一个基督徒,有信仰的人都知道,人活着不仅仅是依赖一口饭活着的,也就是说仅仅靠吃饱饭就活着的。昨天有一位前辈说的一句话很好:人吃饱饭和猪吃饱是不 一样的。确实是这样的。我们不能因为个人的利益,因为要吃饱饭、我要赚到钱,就忽视做人的良知。恰恰在今天在中国大陆做人的良知没有了。


王睿在“纪念国军抗战•光复民国大陆”研讨会上发言

恐惧的来源

但 是要看到今天还有许多像我一样的年轻人,包括很多初中生、高中生、大学生,包括一些打工仔,那些民工,仍然有大量的的大陆同胞,他们不愿意只为了那一口饭 活着,不愿意为了那些小小的那些利益,甚至是很高的利益,就去出卖做人的良知,他们坚决地走上了我们现在正在走的一条很艰难的道路上。可以说会经常吃不饱 饭,会经常没有地方睡觉,可能还要躲避共匪、国安、国保的追捕。现在大陆很多人走上了这样一条道路。

经常有人说:你们反共可以,但是不要 为了反共就把整个中国摧毁了。当然这是很多朋友很善良的一个建议。但是我想提醒大家一点,中国绝对不会因为反对共匪而被摧毁。不管你怎么样,我们中国经历 了几千年哪,王朝更迭、政权更迭几千年了。经历两次世界大战,那么艰难困苦都没有摧毁。 当然比战争更残酷的,其实不是历朝历代的斗争、战争或粮食缺乏,最残酷的是四九年到今天的六十六年。这六十六年我想是中国文化和中国,我们中国这个国家, 遭受最惨重的打击的六十六年。而这么惨重的六十六年都没有把我们中国毁掉,都产生了大批的仁人志士,当然你们今天可能看不到,他们分布在大陆的各个地方、 各个角落当中,默默地为中国明天的民主事业做出牺牲,在忍受着身边所有亲戚朋友的白眼、冷嘲热讽和各种警告,他们仍然在坚持自己的事业。

可 以说现在在大陆只要有一点点民主的想法的年轻朋友们,有一点点觉得共产党哪里做的不对的想法的,没有一个是不和家里面闹翻的,没有一个是不和家里面吵架 的。我们的父母和身边的朋友,七大姑、八大姨都会来很善意地警告你:你不能这么做呀,你日子还要过呀!我们都是普通人,现在我们有饭吃,有衣服穿,有个普 通的工作就可以啦,为什么要做哪些事情,大家不都过得好好的吗? 我们大家是真地过的很好了吗?这就是一个恐惧的传承的问题,我们从生下来就带着恐惧。

其 实,恐惧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人们所看到的残酷现实所带来的恐惧;另一个就是从父辈们那里的传承下来的恐惧。《人权宣言》里面不光是有“免去饥饿的自 由”,还有一条“免于恐惧的自由”呢。我们为什么要生活在恐惧中? 为什么要因为上一代人、上两代人传承下来的恐惧,我们就要活在恐惧中?

今 天中国共产党统治的核心是什么?就是谎言和暴力!其实你不要看许多中国人,他们好像没有看到真相,也没有太多文化,没有办法翻墙,但你不要以为他不明白, 冷暖自知,很多大陆的同胞,包括很多农村地区没有太多文化的朋友,他们都会知道从新闻里面看到的东西都是假的,他都知道,他只是不敢说而已。

许 多朋友说着说着不满意的地方,就说到共产党头上,因为共产党掌握了大陆的方方面面,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所有的方面,那自然你在生活中遇到所有的问 题、遇到所有的障碍,都有可能是它造成的。包括中国人的精神方面。中国的大陆的抑郁症和强迫症、自杀率,这些精神问题的人数是年年攀升了,造成的后果是严 重的。共产党掌握了一切的资源、一切的政治走向,当然也控制着人的精神状态和人的生活状态。

你问一问大陆同胞,他是知道所有问题所在,但是他会跟你说:那我怎么办?我还能怎么办?我又能做什么? 我其实很多时候是没有办法回答他们这样的问题,因为有时候我能做什么,我也不能告诉他。

但 是我想跟大家说一点,那就是现在大陆人民大都知道真相了,那么只剩下恐惧啦。民众为什么恐惧?因为他们无力反抗共匪的压迫,因为他觉得共匪太强大了。几百 万军队,你有枪、你有炮、还有原子弹,我买把菜刀都要“实名制”啊,我怎么跟你斗啊!这就是力量对比的悬殊造成的恐惧。


王睿在“纪念国军抗战•光复民国大陆”研讨会上发言


传播勇敢 战胜恐惧

我 们需要做什么呢? 我们要消除这种恐惧。怎么样才能消除恐惧呢?我觉得这是一个既很简单、又很复杂的问题。当然我们确实都很恐惧呀!你要说不怕那是假的。但是我想说我们今天 很多的年轻人,他们选择要做一个勇者。勇者不是无畏,什么人都会怕,但是勇者是明明知道怕,还能够勇往直前,还能够坚持自己的理念,那才是真正的勇者。

我 们大陆很多的年轻人现在有一个共同的理念,那就是要把“勇敢”作为一种“传染病”。因为之前“恐惧”是一种传染病,从我们的父辈一直传染到我们这一代。那 么今天我们就用自身的“勇敢”去传染周围的人,我们要告诉大家我们不怕,并且做出了样子,我们命都可以不要地去抗争,我们就是要感染周围的人克服恐惧。我 们确实很有成果,这几年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人,特别是年轻的朋友,已经在摆脱了恐惧。

像大陆有一个中学生啊,他了解了抗战的历史真相以 后,在学校的历史课上,他就指出老师你说那些是假的。这位老师居然揍他,把他一只眼睛视网膜差一点打脱落,这是真实的事情。但是这位小朋友他没有屈服,他 仍然坚定他的信念,他一定要继续研究历史,了解真相。 他没有因为你把自己的视网膜差一点打脱落就怕,就要屈服于暴力,而去跟着说谎。

现在大陆的很多年轻人其实已经做到了,他们在用自己的勇气和勇敢来传染其他懦弱的人,然后逐渐地使越来越多的人摆脱这种恐惧,当大多数人都摆脱这种恐惧的时候,中华民国在大陆的光复就不远了。谢谢大家!

文稿/视频来源:《透视中国》工作室

Read more at: http://soundofhope.org/node/667179
北京时间: 2015-11-02 00:36:11
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the audio element.
下载连接: 16K

下载连接: 128K 15分49秒
【导 读】 五名大陆“异议青年”(王睿、陆宁、石坚、苏黔龙、杨卢旖旎),由于在大陆各地宣传民主理念、人权价值和历史真相曾遭中共当局关押、拘留和监控。五人分别 以旅行团、自由行等方式先后抵台,并逾期未归。由于留台无望,2015年9月12日欲驾船前往关岛向美国政府寻求政治庇护,因风浪太大船只搁浅于台湾外 海,在主动向台湾海巡署寻求协助后,被移送桃园地检署侦办。2015年9月25日上午杨卢旖旎已被遣送回大陆。事件发后,辛灏年先生及“光复民国(大陆) 工作委员会”等多方人士四处奔走,积极组织营救,目前王睿等四人仍被留置于收容所,或将面临被遣返的命运。

2015年9月6日王睿参加了由“光复民国(大陆)工作委员会”和《黄花岗杂志》在台湾师范大学举办的“纪念国军抗战•光复民国大陆”研讨会,以下是他在会上的发言。


王睿在“纪念国军抗战•光复民国大陆”研讨会上发言(视频)

王 睿:蒙各位前辈的厚爱,我可以坐到这个讲台上和大家说几句,非常激动,谢谢。我是学习心理学的,但只学了一半没有拿那个学位,然后就跑出来了,跑到这儿来 了。我在大陆一直在全国的各省各地跑,做过各种阶层的工作,所以我对中国大陆社会各个阶层的人,各个的型态都有很深入的体会。今天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对大陆 现状以及民心,以及很多人都在讨论的在大陆光复民国的可能性,发表一下我个人的看法。

什么是真正的邪恶

我今天演讲的题目 是《邪恶的本质和恐惧的传承》。 我想说的第一点就是共产党是一个邪恶的政体,这一点大家都不会否认。 现在我们要讨论一下什么是真正的邪恶?其实,共匪四九年建政以来到今天已经六十六年了,从前三十年的各种运动,到后三十年的所谓“改革开放”,他一天都没 有停止过对中国人民的迫害,对中国最普通的人民的迫害。其实这种迫害,是史无前例的,并且是令人发指的。

前三十年毛泽东时代,他以一个崇 高的所谓的假理想,搞了各种运动,整人、害人,这可以说是赤裸裸的一种迫害,赤裸裸地屠杀。今天好像在海外,特别在台湾地区都不怎么提起里,它被认为是过 去式了,被认为它已经过去了。其实我想说是它其实根本没有过去。虽然说屠杀的行为、迫害行为似乎已经过去了,但是那种恐惧,那种对中国人基本的灵魂、信仰 的摧毁,作为一个人良知的摧毁,所造成的后果,一直延续到今天。

后三十年的所谓“改革开放时期”,这个“改革开放时期”是共匪为了挽救它 的政权而做的,因为他前面的残暴统治已经到了人民几乎忍无可忍的地步,其实就要快起义了,他才不得不搞一个所谓的“改革开放”,学满清想做“专制改良”, 但是大家都知道“专制改良”,是不可能成功的,你有专制,就没有改良。而它的这种改良要塑造中国人一个什么样的性格呢?就是一切向钱看,有钱就好,我们日 子过好了,我们今天能吃饱饭了,那就不要说其它的了。作为一个人的基本人权,吃饱饭不是应该的吗?“免于饥饿的权利”这是人人都应该享有的基本人权。可是 前三十年让人民没饭吃是你共匪造成的。结果后三十年,他说你看看来是因为我,我的慈悲、宽容,让你今天有饭吃了,我简直太伟大啊!这样的无耻集团,当然他 做的都是邪恶的事啦。

我还要说什么是真正的邪恶?八九“六四”和各种运动量,还有访民各种上访,还有大家都知道,包括现在中共很多官员他 普遍喜欢干那件事,就是强奸幼女,然后说成“嫖宿幼女罪”,现在又出个新闻,要把“嫖宿幼女罪”去掉,好像他就很伟大,没有这个罪名了,他就不强奸幼女 啦? 这个事情现在是很普遍的,而且很多。很多那些小孩的家长去告状、去上访,然后他们自己就被关进黑监狱,就被打退,甚至被打死,这种事情在大陆直到今天不断 在发生。 当然我讲说这还不是真正的邪恶,我们说的它只是恶行。这一件件、一桩桩只是“恶行”,在八九屠杀和中国六十年来各种的运动、各种整人害人,今天的强拆、强 制堕胎、强奸幼女,各种行为它只是“恶行”,它不是真正的邪恶啊。 那么什么才是真正的邪恶呢? 就是这些实施迫害的人,做了做了那些罄竹难书的罪行的人和群体,他们的问心无愧。他们做了这些事情以后,还可以心安理得地睡觉,非常安详地睡,他第二天起 来,还可以精神饱满的去上班,继续迫害别人,这才叫邪恶,这是真正的邪恶。 而这种邪恶被忽略了,被全球经济化、被所谓利益最大化的这个假象所迫害。

我 是一个基督徒,有信仰的人都知道,人活着不仅仅是依赖一口饭活着的,也就是说仅仅靠吃饱饭就活着的。昨天有一位前辈说的一句话很好:人吃饱饭和猪吃饱是不 一样的。确实是这样的。我们不能因为个人的利益,因为要吃饱饭、我要赚到钱,就忽视做人的良知。恰恰在今天在中国大陆做人的良知没有了。


王睿在“纪念国军抗战•光复民国大陆”研讨会上发言

恐惧的来源

但 是要看到今天还有许多像我一样的年轻人,包括很多初中生、高中生、大学生,包括一些打工仔,那些民工,仍然有大量的的大陆同胞,他们不愿意只为了那一口饭 活着,不愿意为了那些小小的那些利益,甚至是很高的利益,就去出卖做人的良知,他们坚决地走上了我们现在正在走的一条很艰难的道路上。可以说会经常吃不饱 饭,会经常没有地方睡觉,可能还要躲避共匪、国安、国保的追捕。现在大陆很多人走上了这样一条道路。

经常有人说:你们反共可以,但是不要 为了反共就把整个中国摧毁了。当然这是很多朋友很善良的一个建议。但是我想提醒大家一点,中国绝对不会因为反对共匪而被摧毁。不管你怎么样,我们中国经历 了几千年哪,王朝更迭、政权更迭几千年了。经历两次世界大战,那么艰难困苦都没有摧毁。 当然比战争更残酷的,其实不是历朝历代的斗争、战争或粮食缺乏,最残酷的是四九年到今天的六十六年。这六十六年我想是中国文化和中国,我们中国这个国家, 遭受最惨重的打击的六十六年。而这么惨重的六十六年都没有把我们中国毁掉,都产生了大批的仁人志士,当然你们今天可能看不到,他们分布在大陆的各个地方、 各个角落当中,默默地为中国明天的民主事业做出牺牲,在忍受着身边所有亲戚朋友的白眼、冷嘲热讽和各种警告,他们仍然在坚持自己的事业。

可 以说现在在大陆只要有一点点民主的想法的年轻朋友们,有一点点觉得共产党哪里做的不对的想法的,没有一个是不和家里面闹翻的,没有一个是不和家里面吵架 的。我们的父母和身边的朋友,七大姑、八大姨都会来很善意地警告你:你不能这么做呀,你日子还要过呀!我们都是普通人,现在我们有饭吃,有衣服穿,有个普 通的工作就可以啦,为什么要做哪些事情,大家不都过得好好的吗? 我们大家是真地过的很好了吗?这就是一个恐惧的传承的问题,我们从生下来就带着恐惧。

其 实,恐惧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人们所看到的残酷现实所带来的恐惧;另一个就是从父辈们那里的传承下来的恐惧。《人权宣言》里面不光是有“免去饥饿的自 由”,还有一条“免于恐惧的自由”呢。我们为什么要生活在恐惧中? 为什么要因为上一代人、上两代人传承下来的恐惧,我们就要活在恐惧中?

今 天中国共产党统治的核心是什么?就是谎言和暴力!其实你不要看许多中国人,他们好像没有看到真相,也没有太多文化,没有办法翻墙,但你不要以为他不明白, 冷暖自知,很多大陆的同胞,包括很多农村地区没有太多文化的朋友,他们都会知道从新闻里面看到的东西都是假的,他都知道,他只是不敢说而已。

许 多朋友说着说着不满意的地方,就说到共产党头上,因为共产党掌握了大陆的方方面面,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所有的方面,那自然你在生活中遇到所有的问 题、遇到所有的障碍,都有可能是它造成的。包括中国人的精神方面。中国的大陆的抑郁症和强迫症、自杀率,这些精神问题的人数是年年攀升了,造成的后果是严 重的。共产党掌握了一切的资源、一切的政治走向,当然也控制着人的精神状态和人的生活状态。

你问一问大陆同胞,他是知道所有问题所在,但是他会跟你说:那我怎么办?我还能怎么办?我又能做什么? 我其实很多时候是没有办法回答他们这样的问题,因为有时候我能做什么,我也不能告诉他。

但 是我想跟大家说一点,那就是现在大陆人民大都知道真相了,那么只剩下恐惧啦。民众为什么恐惧?因为他们无力反抗共匪的压迫,因为他觉得共匪太强大了。几百 万军队,你有枪、你有炮、还有原子弹,我买把菜刀都要“实名制”啊,我怎么跟你斗啊!这就是力量对比的悬殊造成的恐惧。


王睿在“纪念国军抗战•光复民国大陆”研讨会上发言


传播勇敢 战胜恐惧

我 们需要做什么呢? 我们要消除这种恐惧。怎么样才能消除恐惧呢?我觉得这是一个既很简单、又很复杂的问题。当然我们确实都很恐惧呀!你要说不怕那是假的。但是我想说我们今天 很多的年轻人,他们选择要做一个勇者。勇者不是无畏,什么人都会怕,但是勇者是明明知道怕,还能够勇往直前,还能够坚持自己的理念,那才是真正的勇者。

我 们大陆很多的年轻人现在有一个共同的理念,那就是要把“勇敢”作为一种“传染病”。因为之前“恐惧”是一种传染病,从我们的父辈一直传染到我们这一代。那 么今天我们就用自身的“勇敢”去传染周围的人,我们要告诉大家我们不怕,并且做出了样子,我们命都可以不要地去抗争,我们就是要感染周围的人克服恐惧。我 们确实很有成果,这几年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人,特别是年轻的朋友,已经在摆脱了恐惧。

像大陆有一个中学生啊,他了解了抗战的历史真相以 后,在学校的历史课上,他就指出老师你说那些是假的。这位老师居然揍他,把他一只眼睛视网膜差一点打脱落,这是真实的事情。但是这位小朋友他没有屈服,他 仍然坚定他的信念,他一定要继续研究历史,了解真相。 他没有因为你把自己的视网膜差一点打脱落就怕,就要屈服于暴力,而去跟着说谎。

现在大陆的很多年轻人其实已经做到了,他们在用自己的勇气和勇敢来传染其他懦弱的人,然后逐渐地使越来越多的人摆脱这种恐惧,当大多数人都摆脱这种恐惧的时候,中华民国在大陆的光复就不远了。谢谢大家!

文稿/视频来源:《透视中国》工作室

URL(本文网址): http://www.soundofhope.org/node/667179

Read more at: http://soundofhope.org/node/667179
北京时间: 2015-11-02 00:36:11
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the audio element.
下载连接: 16K

下载连接: 128K 15分49秒
【导 读】 五名大陆“异议青年”(王睿、陆宁、石坚、苏黔龙、杨卢旖旎),由于在大陆各地宣传民主理念、人权价值和历史真相曾遭中共当局关押、拘留和监控。五人分别 以旅行团、自由行等方式先后抵台,并逾期未归。由于留台无望,2015年9月12日欲驾船前往关岛向美国政府寻求政治庇护,因风浪太大船只搁浅于台湾外 海,在主动向台湾海巡署寻求协助后,被移送桃园地检署侦办。2015年9月25日上午杨卢旖旎已被遣送回大陆。事件发后,辛灏年先生及“光复民国(大陆) 工作委员会”等多方人士四处奔走,积极组织营救,目前王睿等四人仍被留置于收容所,或将面临被遣返的命运。

2015年9月6日王睿参加了由“光复民国(大陆)工作委员会”和《黄花岗杂志》在台湾师范大学举办的“纪念国军抗战•光复民国大陆”研讨会,以下是他在会上的发言。


王睿在“纪念国军抗战•光复民国大陆”研讨会上发言(视频)

王 睿:蒙各位前辈的厚爱,我可以坐到这个讲台上和大家说几句,非常激动,谢谢。我是学习心理学的,但只学了一半没有拿那个学位,然后就跑出来了,跑到这儿来 了。我在大陆一直在全国的各省各地跑,做过各种阶层的工作,所以我对中国大陆社会各个阶层的人,各个的型态都有很深入的体会。今天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对大陆 现状以及民心,以及很多人都在讨论的在大陆光复民国的可能性,发表一下我个人的看法。

什么是真正的邪恶

我今天演讲的题目 是《邪恶的本质和恐惧的传承》。 我想说的第一点就是共产党是一个邪恶的政体,这一点大家都不会否认。 现在我们要讨论一下什么是真正的邪恶?其实,共匪四九年建政以来到今天已经六十六年了,从前三十年的各种运动,到后三十年的所谓“改革开放”,他一天都没 有停止过对中国人民的迫害,对中国最普通的人民的迫害。其实这种迫害,是史无前例的,并且是令人发指的。

前三十年毛泽东时代,他以一个崇 高的所谓的假理想,搞了各种运动,整人、害人,这可以说是赤裸裸的一种迫害,赤裸裸地屠杀。今天好像在海外,特别在台湾地区都不怎么提起里,它被认为是过 去式了,被认为它已经过去了。其实我想说是它其实根本没有过去。虽然说屠杀的行为、迫害行为似乎已经过去了,但是那种恐惧,那种对中国人基本的灵魂、信仰 的摧毁,作为一个人良知的摧毁,所造成的后果,一直延续到今天。

后三十年的所谓“改革开放时期”,这个“改革开放时期”是共匪为了挽救它 的政权而做的,因为他前面的残暴统治已经到了人民几乎忍无可忍的地步,其实就要快起义了,他才不得不搞一个所谓的“改革开放”,学满清想做“专制改良”, 但是大家都知道“专制改良”,是不可能成功的,你有专制,就没有改良。而它的这种改良要塑造中国人一个什么样的性格呢?就是一切向钱看,有钱就好,我们日 子过好了,我们今天能吃饱饭了,那就不要说其它的了。作为一个人的基本人权,吃饱饭不是应该的吗?“免于饥饿的权利”这是人人都应该享有的基本人权。可是 前三十年让人民没饭吃是你共匪造成的。结果后三十年,他说你看看来是因为我,我的慈悲、宽容,让你今天有饭吃了,我简直太伟大啊!这样的无耻集团,当然他 做的都是邪恶的事啦。

我还要说什么是真正的邪恶?八九“六四”和各种运动量,还有访民各种上访,还有大家都知道,包括现在中共很多官员他 普遍喜欢干那件事,就是强奸幼女,然后说成“嫖宿幼女罪”,现在又出个新闻,要把“嫖宿幼女罪”去掉,好像他就很伟大,没有这个罪名了,他就不强奸幼女 啦? 这个事情现在是很普遍的,而且很多。很多那些小孩的家长去告状、去上访,然后他们自己就被关进黑监狱,就被打退,甚至被打死,这种事情在大陆直到今天不断 在发生。 当然我讲说这还不是真正的邪恶,我们说的它只是恶行。这一件件、一桩桩只是“恶行”,在八九屠杀和中国六十年来各种的运动、各种整人害人,今天的强拆、强 制堕胎、强奸幼女,各种行为它只是“恶行”,它不是真正的邪恶啊。 那么什么才是真正的邪恶呢? 就是这些实施迫害的人,做了做了那些罄竹难书的罪行的人和群体,他们的问心无愧。他们做了这些事情以后,还可以心安理得地睡觉,非常安详地睡,他第二天起 来,还可以精神饱满的去上班,继续迫害别人,这才叫邪恶,这是真正的邪恶。 而这种邪恶被忽略了,被全球经济化、被所谓利益最大化的这个假象所迫害。

我 是一个基督徒,有信仰的人都知道,人活着不仅仅是依赖一口饭活着的,也就是说仅仅靠吃饱饭就活着的。昨天有一位前辈说的一句话很好:人吃饱饭和猪吃饱是不 一样的。确实是这样的。我们不能因为个人的利益,因为要吃饱饭、我要赚到钱,就忽视做人的良知。恰恰在今天在中国大陆做人的良知没有了。


王睿在“纪念国军抗战•光复民国大陆”研讨会上发言

恐惧的来源

但 是要看到今天还有许多像我一样的年轻人,包括很多初中生、高中生、大学生,包括一些打工仔,那些民工,仍然有大量的的大陆同胞,他们不愿意只为了那一口饭 活着,不愿意为了那些小小的那些利益,甚至是很高的利益,就去出卖做人的良知,他们坚决地走上了我们现在正在走的一条很艰难的道路上。可以说会经常吃不饱 饭,会经常没有地方睡觉,可能还要躲避共匪、国安、国保的追捕。现在大陆很多人走上了这样一条道路。

经常有人说:你们反共可以,但是不要 为了反共就把整个中国摧毁了。当然这是很多朋友很善良的一个建议。但是我想提醒大家一点,中国绝对不会因为反对共匪而被摧毁。不管你怎么样,我们中国经历 了几千年哪,王朝更迭、政权更迭几千年了。经历两次世界大战,那么艰难困苦都没有摧毁。 当然比战争更残酷的,其实不是历朝历代的斗争、战争或粮食缺乏,最残酷的是四九年到今天的六十六年。这六十六年我想是中国文化和中国,我们中国这个国家, 遭受最惨重的打击的六十六年。而这么惨重的六十六年都没有把我们中国毁掉,都产生了大批的仁人志士,当然你们今天可能看不到,他们分布在大陆的各个地方、 各个角落当中,默默地为中国明天的民主事业做出牺牲,在忍受着身边所有亲戚朋友的白眼、冷嘲热讽和各种警告,他们仍然在坚持自己的事业。

可 以说现在在大陆只要有一点点民主的想法的年轻朋友们,有一点点觉得共产党哪里做的不对的想法的,没有一个是不和家里面闹翻的,没有一个是不和家里面吵架 的。我们的父母和身边的朋友,七大姑、八大姨都会来很善意地警告你:你不能这么做呀,你日子还要过呀!我们都是普通人,现在我们有饭吃,有衣服穿,有个普 通的工作就可以啦,为什么要做哪些事情,大家不都过得好好的吗? 我们大家是真地过的很好了吗?这就是一个恐惧的传承的问题,我们从生下来就带着恐惧。

其 实,恐惧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人们所看到的残酷现实所带来的恐惧;另一个就是从父辈们那里的传承下来的恐惧。《人权宣言》里面不光是有“免去饥饿的自 由”,还有一条“免于恐惧的自由”呢。我们为什么要生活在恐惧中? 为什么要因为上一代人、上两代人传承下来的恐惧,我们就要活在恐惧中?

今 天中国共产党统治的核心是什么?就是谎言和暴力!其实你不要看许多中国人,他们好像没有看到真相,也没有太多文化,没有办法翻墙,但你不要以为他不明白, 冷暖自知,很多大陆的同胞,包括很多农村地区没有太多文化的朋友,他们都会知道从新闻里面看到的东西都是假的,他都知道,他只是不敢说而已。

许 多朋友说着说着不满意的地方,就说到共产党头上,因为共产党掌握了大陆的方方面面,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所有的方面,那自然你在生活中遇到所有的问 题、遇到所有的障碍,都有可能是它造成的。包括中国人的精神方面。中国的大陆的抑郁症和强迫症、自杀率,这些精神问题的人数是年年攀升了,造成的后果是严 重的。共产党掌握了一切的资源、一切的政治走向,当然也控制着人的精神状态和人的生活状态。

你问一问大陆同胞,他是知道所有问题所在,但是他会跟你说:那我怎么办?我还能怎么办?我又能做什么? 我其实很多时候是没有办法回答他们这样的问题,因为有时候我能做什么,我也不能告诉他。

但 是我想跟大家说一点,那就是现在大陆人民大都知道真相了,那么只剩下恐惧啦。民众为什么恐惧?因为他们无力反抗共匪的压迫,因为他觉得共匪太强大了。几百 万军队,你有枪、你有炮、还有原子弹,我买把菜刀都要“实名制”啊,我怎么跟你斗啊!这就是力量对比的悬殊造成的恐惧。


王睿在“纪念国军抗战•光复民国大陆”研讨会上发言


传播勇敢 战胜恐惧

我 们需要做什么呢? 我们要消除这种恐惧。怎么样才能消除恐惧呢?我觉得这是一个既很简单、又很复杂的问题。当然我们确实都很恐惧呀!你要说不怕那是假的。但是我想说我们今天 很多的年轻人,他们选择要做一个勇者。勇者不是无畏,什么人都会怕,但是勇者是明明知道怕,还能够勇往直前,还能够坚持自己的理念,那才是真正的勇者。

我 们大陆很多的年轻人现在有一个共同的理念,那就是要把“勇敢”作为一种“传染病”。因为之前“恐惧”是一种传染病,从我们的父辈一直传染到我们这一代。那 么今天我们就用自身的“勇敢”去传染周围的人,我们要告诉大家我们不怕,并且做出了样子,我们命都可以不要地去抗争,我们就是要感染周围的人克服恐惧。我 们确实很有成果,这几年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人,特别是年轻的朋友,已经在摆脱了恐惧。

像大陆有一个中学生啊,他了解了抗战的历史真相以 后,在学校的历史课上,他就指出老师你说那些是假的。这位老师居然揍他,把他一只眼睛视网膜差一点打脱落,这是真实的事情。但是这位小朋友他没有屈服,他 仍然坚定他的信念,他一定要继续研究历史,了解真相。 他没有因为你把自己的视网膜差一点打脱落就怕,就要屈服于暴力,而去跟着说谎。

现在大陆的很多年轻人其实已经做到了,他们在用自己的勇气和勇敢来传染其他懦弱的人,然后逐渐地使越来越多的人摆脱这种恐惧,当大多数人都摆脱这种恐惧的时候,中华民国在大陆的光复就不远了。谢谢大家!

文稿/视频来源:《透视中国》工作室

URL(本文网址): http://www.soundofhope.org/node/667179

Read more at: http://soundofhope.org/node/667179